贵州福彩网

<acronym id="6u56z"></acronym>
    <strong id="6u56z"><blockquote id="6u56z"></blockquote></strong>

      <optgroup id="6u56z"></optgroup>

      1. 注冊 | 登錄讀書好,好讀書,讀好書!
        讀書網-DuShu.com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資訊人物

        1982,沉櫻歸國記:從沈從文的兩冊簽贈本說起

        宅家三月,閉門不出,逛孔夫子舊書網更是成為每日的必修課,自然也少不了買書,其中最有價值的收獲,當屬奇遇沈從文先生給女作家沉櫻的簽贈本兩種。沈從文著作兩種那日凌晨依然毫無睡意,想在舊書網上確認一本沈從文

        宅家三月,閉門不出,逛孔夫子舊書網更是成為每日的必修課,自然也少不了買書,其中最有價值的收獲,當屬奇遇沈從文先生給女作家沉櫻的簽贈本兩種。

        沈從文著作兩種

        那日凌晨依然毫無睡意,想在舊書網上確認一本沈從文著作的版權信息,沒想到搜索頁面上同時還跳出來兩冊沈從文的親筆贈書,店主上傳到網上很久卻無人問津!這可不符合常理。兩冊書分別是1981年湖南人民出版社的《沈從文小說選》和《沈從文散文選》,還都是印數較少的簡易精裝本。沈從文用鋼筆在扉頁上寫下:“贈沉櫻 沈從文 一九八二四月”“贈沉櫻 沈從文 一九八二五月”。從字體上看,系標準的沈從文晚年筆跡;而且賣家位于開封,開封正是沉櫻晚年回國,短暫居住過的地方。于是抑制住驚喜,再次確認無誤后趕緊下單,若干天后包裹寄到,在陽光下捧著細看,真跡無疑。

        沈從文簽贈沉櫻

        沉櫻出道于上世紀二十年代末,屬于新文學第二代女作家,晚于丁玲早于張愛玲,七八年間即出版有小說集五種。1948年去臺灣后,翻譯出版了幾十種世界名著。1982年是沉櫻生命中特殊的一年,在離開大陸三十余年,重新與國內的親友取得聯系后,她獨自做了一次勇敢的嘗試,退掉了美國的住房、處理了家具,踏上了人生中首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回國之旅。4月9號,沉櫻從美國出發,先后到訪了上海、北京、開封、濟南等地。在上海,與巴金、趙清閣、靳以夫人陶肅瓊會面,在北京訪問了陽翰笙、朱光潛、卞之琳、羅念生等人,在濟南則見到了表哥田仲濟。

        敏感而又自尊的沉櫻在美國深感孤寂,希望能借這次機會,定居于京滬,那里有相互理解的老朋友。抵滬之后,趙清閣陪同沉櫻先拜訪了巴金,隨后巴金在靜安賓館設宴招待了沉櫻,不過作陪的都是沉櫻不熟悉的上海作協同行。就連趙清閣也因為體弱,只陪她看了一場昆劇。趙清閣雖然為沉櫻聯系了“文壇老同行,大學老同事”孫大雨、陳子展、伍蠡甫,卻均因年老路遠,未能碰面,沉櫻覺得很失落。趙清閣在發表于1995年的《哀思夢沉櫻》一文中回憶,“這時她已經意識到原先的向往,幾乎完全幻滅了,她喜愛的老友們走的走了,病的病了;比如沈從文就因為病未能見面”。在趙清閣看來,沉櫻“她忘了時過境遷,歷史是不會重復的。她天真地為一個美好的向往而牽引,而陶醉”。后來沉櫻曾落戶開封她與馬彥祥所出的女兒家,因生活條件、周遭沒有友人及自身健康狀況等各方面因素制約,最終還是于同年8月初返回美國,住進了老人療養院。這兩本書大概被一直留在開封的女兒家,故而保存狀況較好,最終還是敵不過時間而散出。

        沉櫻小像

        沉櫻一生獨立好強,年邁時依舊如此,與琦君合影時,刻意地打起精神,好顯得齊整些,其實有時她“連說話的氣力也不足”,在濟南散步時,“幾十米或百米的距離,往往中間休息幾次”。她想去看看濟南的街道,那里有她六十年前就讀的中學,卻苦于力不從心。返美后沉櫻在給田仲濟的信中哀嘆道:“我這處處為家的人,已不知何處是家。我特別愛走路,大概就是因為無家??墒谴撕笞呗芬搽y了?!背翙言诿绹男∥堇飹煊幸环?,“夕陽山外山,春水渡旁渡,不知那搭兒是春住處”。元人薛昂夫的散曲,吐露的何嘗不是沉櫻自己的心聲?

        沉櫻的努力,雖然以失敗而告終,而且回美國后沒多久,糊涂得什么事情都沒有反應了。之后病情加重,更是“根本無法提筆”“眼睛不好,連信也不能看了”。但她至少嘗試過。她在意的朋友們也都沒有忘記她,沉櫻八十壽辰之際,六位臺灣后輩文友撰文慶賀,共同回憶在一起的快樂時光。林海音在《念遠方的沉櫻》一文中寫道:“聚在一起的時候,話題甚多,談寫作、談翻譯、談文壇、談嗜好、談趣事,彼此交換報告欣賞到的好文章,快樂無比!”沉櫻和山東老鄉劉枋“談鄉情,吃饅頭;和張秀亞談西洋文學,和琦君談中國文學;和羅蘭談人生;和司馬秀媛賞花、做手工、談日本文學”。這樣的快樂,不就是沉櫻常說的,“我不是那種要大快樂的人,因為太難了,我只要尋求一些小的快樂?!?/p>

        這兩冊書的贈送時間很是湊巧,因而也是不疑的原因之一。1982年3月下旬,沈從文應荊州博物館要求,在助手王亞蓉的陪同下,去湖北江陵馬山一號楚墓考察新出土的絲織物。經過王?、王亞蓉和館中工作人員幾個月的日夜忙碌,三床繡被,兩面繡龍鳳云虎,“終于奇跡般盡可能把最有代表性的部分保存下來”。八十歲的老人動了情,跪倒在兩千多年前的瑰寶面前。在寫給張充和的信里,沈從文仍難掩激動之情:“看過后,才明白宋玉招魂和屈原諸文的正確形容描寫當時的繁華奢侈到何等程度?!魶]有見到這份東西,可以說永遠讀不懂《楚辭》,更難望注解得恰到好處!”4月初沈從文結束工作回到北京。5月8號,沈從文在張兆和的陪伴下再次啟程,回到湘西生活近一個月,這是他最后一次回家鄉。

        1982年春,沈從文在湖北江陵考察楚墓文物,王?攝影,《沈從文全集第26卷書信》

        查金介甫教授、張新穎教授所著的沈從文傳記、楊洪承教授所作《沉櫻著譯年表》中,均未見有1982年沈從文接待過沉櫻或送書的記錄,因此筆者先后向金介甫教授和張新穎教授求教。金教授回信說:“沉櫻女士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作家。我沒聽說她和沈老曾有什么來往。沈從文有時候把書寄到海外,或者請人隨身帶?!睆埿路f教授“想不起來是否有文字記載”,但他馬上幫忙咨詢了楊洪承教授,楊教授答道:“查了手上有關沉櫻的相關資料,沒有沉與沈見面的一手材料,在趙清閣回憶1982年與沉櫻見面的文章中,有這樣的描述,沉到京后她喜愛的老友們走的走了,病的病了。比如沈從文就因為臥病未能見面,她才悟出了滄海桑田的苦澀!這說明沉原是有見沈的計劃,結果沈有病未果。簽名書是否通過在京的別人轉贈呢?”

        沈從文很早就注意到沉櫻的文學作品,1931年發表的《論中國創作小說》一文的末尾,沈從文寫道:“然而能使每一個作品成為一個完美好作品,在組織文字方面皆十分注意,且為女作者中極有希望的,還有一個女作家沉櫻?!眱扇说慕Y交始于何時,目力所及未見有直接的記錄,推測最早可能開始于1933年秋冬。是年暑假沈從文離開青島,到北平新婚,并與楊振聲一起主持《大公報·文藝副刊》,沈從文將這份工作的酬勞用于和年輕作者的聚談及日常救濟。他在達子營的住處、中山公園的來今雨軒、北海公園,都時常與文學青年開展交流。1934年元旦在北平創刊的《文學季刊》,鄭振鐸和靳以是主編,巴金也曾參與編務,沉櫻是刊物的編輯人之一,并在創刊號上發表了小說《舊雨》,在其作品之前的,則是張兆和的第一篇作品,以叔文為筆名的小說《費家的二小》。

        其時沉櫻正和梁宗岱處于熱切的交往之中,林海音的老師金秉英是沉櫻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好友,兩人“喜歡穿一色一樣的衣服,一同出去”。五十多年后,金秉英從林海音處得知沉櫻去世的消息后,曾寫有一篇名為《天上人間——憶沉櫻》的文章,她深情地回憶沉櫻離開馬彥祥之后,她們一起去中央公園散心的情形。沉櫻還帶著金秉英去慈慧殿三號,梁宗岱與留法好友朱光潛的住所。熱情的梁宗岱第一次見面,就招待金秉英吃飯、喝酒,朱光潛則請她們喝茶。金秉英馬上就從沉櫻的眼神,從沉櫻與梁宗岱的目光接觸中,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沉櫻的“那雙眼睛,含著無限的柔情”。慈慧殿三號,也是朱光潛主辦的“讀詩會”的所在地,參加者的名單中自然也少不了沈從文的名字。沉櫻應該經常去慈慧殿三號看望梁宗岱,朱光潛在《慈慧殿三號》一文中,記述過曾幻聽到沉櫻走來的腳步聲。

        梁宗岱與沉櫻,上世紀三十年代

        梁宗岱對沉櫻的影響,一直延續到她的晚年。沉櫻后期的文學創作,以翻譯外國文學而為人矚目,那是梁宗岱的老本行,恢復通信后沉櫻曾寫信給梁宗岱:“我常對孩子們說,在夫妻關系上,我們是怨藕,而在文學方面,你卻是影響我最深的老師?!背翙训奈恼吕锝洺梅▏枷爰颐商锏恼Z句,但她卻沒有動手翻譯。因為上世紀三十年代梁宗岱曾譯出過一些蒙田隨筆,并有意要譯出蒙田全集。即便沉櫻翻譯了幾十部譯作,其中《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更是暢銷不衰,一再加印,她還是想請梁宗岱過目自己的譯作,因為“至今在讀和寫兩方面的趣味,還是不脫你當年的藩籬”。就連沉櫻常說的那句追求小快樂的名言,沒準也是相對于梁宗岱曾說過的一句“初次邂逅我年輕時的大幸?!?。令人惋惜的是,1982年的大陸之行,沉櫻拒絕了與梁宗岱的見面?;蛟S是想保持住彼此在對方心目中年輕的形象,或許是該說的話都已在信中、在文學作品中傾吐過,也或許根本就如同沉櫻女兒梁思薇分析的那樣:他們“只能在有距離的時候才能產生文學性的美麗而不實際的愛情”。隔年梁宗岱去世,再無機會相逢。

        1982年的沈從文,亦已入老境,記憶力明顯衰退。曾給施蟄存回信,隔了四個月兩次都忘記寄出。雖然沈從文因病、因事,未能與沉櫻見面,但對這位老作家、老朋友回來,沈從文還是在回鄉之前記得要送書,送好書。不知道在收到沈從文贈書時,沉櫻會不會想起,1934年她在參與編輯《文學季刊》時,沈從文是一百〇八名撰稿人之一,《廢郵存底》就刊登在雜志的終刊號上。那也是她一直想重回的一生中最美好的年代。

        沉櫻的小說,多從知識女性視角出發,描寫婚姻、戀愛和家庭,不少作品里多少可以看到她自己的影子。發表于《文學季刊》創刊號上的那篇小說《舊雨》,講述了兩位久違的上海女同學在北平中央公園重逢,在來今雨軒喝茶敘舊,并拜訪已嫁做人婦的同學。文中的女主人公不甘落入婚姻的囚臼,“想尋出一條新的路”。以文書志,沉櫻用了一輩子來尋找這條新的路,即便這條路上充滿著崎嶇坎坷。但好在她的舊雨新知們,一直都關心著她,這也是沉櫻一生最看重并珍惜的。

        熱門文章排行

        梁河| 东阳| 清河| 栖霞| 上思| 射洪| 加查| 沐川| 西和| 吐鲁番东坎| 鸡公山| 陇川| 垫江| 太仆寺旗| 黑山头| 黟县| 南汇| 阿瓦提| 石家庄| 勐海| 康县| 乌审召| 莱芜| 同德| 沅陵| 洛阳| 扶绥| 株洲县| 天祝| 安定| 温县| 汤河口| 福泉| 蒲城| 绿春| 江川| 永泰| 阳朔| 汉寿| 山南| 麻黄山| 长白| 乐清| 惠民| 广饶| 潞城| 固镇| 大宁| 弥勒| 兴和| 满城| 武隆| 榕江| 丰镇| 阳信| 荣成| 科尔沁左翼后旗| 虎林| 安仁| 襄垣| 耀县| 灵山| 贵溪| 西华| 茌平| 信阳地区农试站| 申扎| 滦县| 盘锦| 张家口| 宁远| 西峰| 青冈| 兴仁| 大邑| 清涧| 五原| 威远| 大兴| 大荔| 乌拉特后旗| 天祝| 乾县| 开远| 拉萨| 牟平| 巢湖| 涪陵| 林甸| 黄山区| 中牟| 铜锣湾| 海东| 宁武| 邵武| 永署礁| 德昌| 吐尔尕特| 浮山| 新源| 新绛| 托里| 娄烦| 察隅| 登封| 长岛| 天山大西沟| 阳泉| 岷县| 武强| 巫山| 保亭| 改则| 鄄城| 祁连| 合作| 余杭| 潜江| 天山大西沟| 汤河口| 三明| 肥西| 胡尔勒| 太谷| 阿木尔| 通山| 郴州| 利川| 三峡| 武都| 北川| 宜昌| 溆浦| 东台| 铁干里克| 新巴尔虎右旗| 绩溪| 漠河| 乌鲁木齐| 吴桥| 丽江| 上蔡| 中心站| 紫云| 静宁| 兰考| 滨海| 集贤| 拐子湖| 长沙| 抚宁| 原阳| 舒城| 张家川| array(北京| 兰州| 红河| 马关| 石拐| 山南| 泗县| 襄樊| 灌南| 武城| 海晏| 章丘| 麦积| 涞源| 黑山| 静乐| 达拉特旗| 光泽| 鄢陵| 丰台| 陈巴尔虎旗| 彝良| 阿木尔| 沙塘| 扬州| 琼海| 老河口| 左权| 长垣| 曲阜| 湟源| 民和| 城步| 千阳| 阿城| 资中| 新兴| 静乐| 乐都| 睢县| 硇洲| 孟村| 滕州| 舞钢| 威海| 阿尔山| 朱日和| 溧阳| 毕节| 金溪| 浩尔吐| 酉阳| 锡林高勒| 和布克赛尔| 华宁| 白水| 秀山| 津南| 陈家镇| 南雄| 宜都| 西青| 融安| 清水河| 巨野| 元氏| 科尔沁左翼中旗| 九仙山| 惠阳| 开封| 神农架| 驻马店| 枞阳| 东莞| 田东| 桐柏| 建阳| 泾阳| 依安| 西吉| 龙山| 乌审旗| 滑县| 新兴| 丹江口| 曲周| 怀柔| 木垒| 闽侯| 科尔沁左翼后旗| 昌都| 闽清| 巴林右旗| 从江| 萧县| 阳山| 百色| 凤凰| 合阳| 阿鲁科尔沁旗| 关岭| 泰山| 泗阳| 雅江| 南城| 宁化| 胡尔勒| 延津| 小渠子| 郑州农试站| 广元| 伊通| 荣成| 兰考| 嵩明| 平江| 济阳| 板栏| 漠河| 仁寿| 索伦| 白城| 海拉尔| 草河口| 台前| 离石| 普宁| 阳泉| 长子| 稻城| 弥勒| 科尔沁左翼中旗| 陆丰| 开化| 靖西| 达坂城| 灵川| 临邑| 那坡| 公馆| 紫云| 陵水| 临沂| 永寿| 汤阴| 察隅| 昌都| 赤峰| 平陆| 新丰| 旬邑| 吐鲁番| 南阳| 武邑| 成安| 柘荣| 胶州| 临泽| 诸暨| 吴忠| 察哈尔右翼前旗| 辽阳县| 兴仁| 陇川| 浩尔吐| 舒兰| 黄平旧洲| 桐柏| 千里岩| 华坪| 姚安| 资阳| 轮台| 镇安| 常熟| 南乐| 商丘| 大同县| 博山| 临县| 曲麻莱| 阿巴嘎旗| 鄞州| 陵川| 遵义| 海门| 安阳| 原阳| 宁津| 景德镇| 勉县| 苏尼特右旗| 绛县| 平乐| 兰坪| 富阳| 嘉黎| 江夏| 隆回| 平昌| 三明| 章党| 杜蒙| 淇县| 海南| 米林| 泾源| 哈密| 长春| 阿荣旗| 辛集| 理塘| 陵水| 台儿庄| 围场| 乌伊岭| 鸡泽| 延安| 石景山| 武胜| 仙游| 日喀则| 普兰店| 田东| 永丰| 霍城| 遂平| 宁远| 丰南| 施秉| 固始| 高陵| 卢氏| 绥芬河| 于洪| 洞口| 镇安| 蓟县| 垣曲| 正定| 范县| 原平| 石拐| 红原| 伊吾| 梁山